首页
>公众服务>便民公告>文化体育
李前宽:影人风骨永驻星空

个人记忆

8月12日,惊闻李前宽导演去世,不敢相信是真的。他向来精神矍铄谈笑风生,倾心编剧和导演的影片《东方欲晓》还没完成,许多创想正待实施……

中国电影家协会发出讣告:李前宽同志的逝世是我国电影界的重大损失,他深厚的家国情怀、杰出的艺术成就和高尚的精神品格,将永远铭记于中国电影的史册!

据悉,李前宽患病已较长时间。乐观的他一直状态很好,老友相聚,依然激情洋溢畅谈创作宏愿……

斯人已逝,风骨、佳片永恒。泪眼婆娑中,与李导初见、专访的美好时光如影氤氲……

大连是我根

21年前盛夏的一天,突接爆料:大导演李前宽来了,他可是咱大连人的骄傲,你该好好写写他啊。

初见李导,呈上名片。李导笑呵呵招呼套房内忙碌的夫人:“肖老师你看,这么巧,她叫肖正,我的小老乡、你的本家哟。”肖桂云导演微笑点头:“你俩唠,我打点行装呢。”夫妻俩毫无架子,一股亲不亲故乡人的温馨扑面而来。

“身为大连人,无论走到哪里,眼前经常闪现的是大连秀美壮丽的山山水水,耳畔经常回荡的是渤海之滨澎湃的涛声。我无法用语言描绘对故乡大连的爱有多大多深,只能用两个字——‘始终’!”李导说着用手围成取景镜头。

“小时候,我家住在大连寺儿沟的二层红楼里。那日,父亲扛回来从没见过的一整块猪后肘子,母亲用大锅煮,整个房子里灌满了不曾闻过的、香喷喷的肉味儿,还吃到了从没吃过的白米饭。父母高兴地说,解放了,放心吃吧。‘哦,解放了,可以吃上白米饭,再也不受小日本的气了。’”李导沉浸在对往事的追忆中……

“世界上有一个人杰地灵的地方,它的名字叫大连,它是启迪我走上艺术之路的宝地,”李导连连称赞,“大连山美、海美、人更美!”

肖导借递水之便,附在李导耳边提示返京的时间快到了。我忙掏出采访本,想速记几条要点。李导摆手:“不急,以后找时间从容些再聊。”肖导说:“欢迎你去北京,只要李导不外出随时约访。”

2005年春,我去北京想续上专访。肖导接电后很高兴:“李导半夜回来,明早你约见面时间吧。”这么辛苦,可不忍心打扰。肖导说没事儿,他精力充沛着呢。这次若不赶紧约上,很难再逮住。

4月18日下午,李导在中国电影基金会办公室里热情接待了我。他率中国电影艺术家代表团赴香港、澳门参加中国电影百年庆典活动刚返京。李导神采飞扬、妙语连珠。正值《大连日报》创刊60周年,我请李导为家乡读者题字,他欣然挥毫。此时,肖导来接李导参加艺术交流活动。李导将写就的感言递给妻子:“请肖老师过目,你说好才能过关。”肖导边朗读、边拍着李导的肩头喝彩:“好,通过!”这是他们夫妻俩拍片时常见的镜头。

合影留念时,我恭敬地站在李导身边,李导随手将肖导拉到中央。没想到,肖导快速将我这个小字辈拥到中间,果断示意工作人员“咔嚓”,定格了我们仨头碰头无比开心的瞬间。

2009年初,应邀为《南方航空画报》写《我爱我家》专栏,需要一些有影响力的名人支撑。李导爽快地接受电话专访,坦荡表达自己与肖导不求豪宅香车的质朴生活理念与高尚艺术追求。恰合我意,却与专栏漫笔豪宅时尚感、舒适度的主旨大相径庭,本想这篇《房子不在大有爱就好》的文章白忙活了。岂料,主编大赞:不愧为名导演、人民艺术家的品格与风范。

2010年初,做《大连人在北京》系列访谈,希望得到李导的支持。李导明快应诺:好!有需要我的地方尽管说。

2011年6月14日,在北京中国电影基金会会长明亮的办公室,我与李导畅聊了两个小时的艺术人生。临别,李导念叨着:大连是我的根呀!他写下“月是故乡明,大连人最美”的赠言。已是三见李导,仍余兴未尽。李导透露,6月18日,他们夫妇共同执导的影片《星海》将在中国电影博物馆举办首映式。

唯美的画面,引领观众回到了100多年前澳门的小渔村……灯光亮起,全场爆发了经久不息的掌声。众多观影人感谢《星海》,为国内被商业片垄断的电影界送去清新,给匮乏的儿童影片带来福音。

谁也没想到,首映式结束后,70岁的李导生龙活虎一个急转身,又走在上海国际电影节闭幕式的红毯上……

摄制组小伙子们感慨:李导,没白没黑地拍戏,看不出一点倦意,比年轻人还有朝气……我也不例外,曾追问李导的强身秘方。他仰头大笑:“咱是打小在大连吃大饼子咸鱼小虾皮垫的底,身体倍儿棒!”

与李导交谈,你会忘记他的年龄,情不自禁被他澎湃的激情点燃。有崇高的理想、美好的爱情相伴,李导夫妇尽展才华,留下经典之作。

逐梦电影人

自小,李前宽喜欢画画、看电影,常拐到离家不远的报亭看《大连日报》上的漫画。附近大小影院也让他逛个遍,没钱观影,就在外面听音。待到散场四门打开,哪怕能看上“再见”的字幕,也很欣慰……

1959年高考,李前宽满怀“人民艺术家”的梦想,大着胆子报了首次面向全国招生的北京电影学院美术系。北京是他梦寐以求的向往。李前宽揣上两个大饼子,带着父母借来的盘缠,背起画夹子启程了。最终,以优异的成绩被录取。

刚入校,恰逢新中国成立10周年庆典,18岁的李前宽随文艺大军在天安门广场前排接受毛主席的检阅。他激动得热泪盈眶,不停地跳啊唱啊。从这一刻开始,他将自己的命运紧紧地与祖国的荣辱兴衰连在了一起。

在北影,性情活跃的李前宽常登台表演,导演系主任田风老师十分欣赏这个勤奋好学、多才多艺的小伙子,鼓动他:“以后走我的路吧,我就是从美术转导演的。”

李前宽成了田老师家的常客,还幸遇了60级导演系美丽的才女肖桂云。肖桂云患病住院期间,他跑前跑后照料并祝福着心爱的姑娘。患难见真情,同样的梦想追求,将两颗年轻的心印在了一起。

李前宽、肖桂云毕业即赴心仪的长春电影制片厂工作。新中国成立20周年,两人在不足10平方米的地下室成婚。

1978年秋夜,李前宽走进北京金鱼胡同,拜访绘画大师李苦禅。

“画家画大画,好比大将军指挥打大仗。大将军在山岗上骑一匹高头大马,看眼前纵横几十里的地盘。大将军胸中有千军万马,看眼前地盘就觉得不够摆的。画画就应该有大将军的博大气度。那样,你再回头看一张纸就觉得纸太小了。这时‘气韵’来了,气韵赶着笔跑,画里有画,画外还有画,气势博大。”大师的教诲,激励他努力将自己美好的创意贯穿全部影片。然而,当时影坛论资排辈严重,一名美工想改行当导演谈何容易。

编剧张笑天了解李前宽的才华和胆识,点名让他执导自己的新作《佩剑将军》。那时长影有明确规定,一名从未执导过影片的新手,若没有老导演提携不可担纲导演一职。当时肖桂云已执导了《包公赔情》《桃李梅》和《希望》等影片。知夫者莫过于爱妻也,对艺术精益求精的肖桂云与李前宽联合执导《佩剑将军》。夫妇俩珠联璧合,大场面,李前宽大刀阔斧冲在前;人物戏,肖桂云精雕细刻把好关。

1981年,两人执导的《佩剑将军》旗开得胜,创造了全国最高票房纪录。随后,两人又捧出《七七事变》《重庆谈判》《开国大典》等数十部恢宏巨制。

李前宽不仅是好导演,还是位好人大代表、政协委员。在中央电视台建立电影频道、建造中国电影博物馆等议案与倡议得到落实。

2016年,李前宽荣获第十届亚洲国际电影节“亚洲电影杰出贡献奖”。2018年,李前宽夫妻同荣获第五十二届美国休斯敦国际电影节“终身成就奖”。2019年,李前宽和夫人肖桂云双双被评为“国家有突出贡献的电影艺术专家”。

《开国大典》辉煌永恒

李前宽作为第四代导演的领军人物,有着强烈的家国情怀——“作为一个电影人,我要通过我的光影艺术歌颂祖国,我的镜头永远聚焦我的祖国和人民!爱国主义当是中国电影人的魂!”他多次向编剧张笑天倾诉,渴望自己的镜头继续跟随解放大军南下,打过长江,解放南京,直拍到五星红旗在天安门前冉冉升起。

1988年7月,张笑天把《开国大典》厚厚的剧本交给李前宽。他一口气看完,激动万分又深感责任重大。

此为新中国成立40周年的献礼片,在不足3个月的筹备时间、仅有500万元的不利条件下,再现浩大的战争场面、众多的历史人物,还要辗转12个省市重现三大战役以及百万雄师强渡长江的恢宏场景,更为严苛的是影片的风格既不能是纪录片,也不能是多个场景的“大拼盘”。

“开国大典”这场戏怎么拍?总不能花巨资在长春地质宫广场上搭建一个“天安门广场”吧,而数十万群众和接受检阅的陆、海、空战士的真实面貌用多少钱也难以重现。逢事都说“没问题”的李前宽大胆创意,让历史资料片参与创作,尽管都是黑白片,却是不可复制的真实。

李前宽敢为天下先,在银幕上以崭新的角度塑造了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形象。将毛泽东从“偶像化”神坛请回人间,将以往“脸谱化”的蒋介石刻画得活灵活现、入木三分。

1989年,《开国大典》上映即轰动海内外,囊括了当年中国电影金鸡奖、百花奖等多项大奖,也让这对夫妻捧到了“金鸡奖”最佳导演奖,创下新中国成立以来电影最高票房纪录1.7亿元。

2019年10月1日,新中国70华诞。电影《开国大典》时隔30年,经过现代高科技修复,以4K分辨率、5.1环绕声的全新版本,跨越时空、尽展辉煌。

李前宽认为:“电影是一种文化,是一种传播民族历史、民族意识和民族灵魂的内涵深邃的文化。我们要通过中国电影,让人们了解我们民族最优秀的文化和传统,让世界来了解我们中国。如今,我们已是傲立于世界东方的强国,作为电影人更应挺直腰杆子树立东方大国的良好形象。”他时刻告诫自己、不断警醒艺人明星“爱护自己的名、珍惜自己的名,让名字更闪亮”。

电影人李前宽能做到每拍摄一部影片或策划一场活动,都令世人瞩目、叫好。这就是李前宽八十载春秋、从影半个多世纪傲立影坛的传奇和担当。

来源: 大连日报
打印 关闭

上一篇:

下一篇: